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我的位置: 主页 > 红包文章 > 抢红包技巧 > 起底恒大9.3亿美元收购的NEVS:为何持有新能源汽

起底恒大9.3亿美元收购的NEVS:为何持有新能源汽

发布人:红包群 发时间:2019-01-18 04:23 热度:
恒大收购NEVS,实际是买NEVS手上的牌照和财富技术资源,牌照加中国基地的价值还是有的。

恒大入主FF后磕磕碰碰,但这并不影响其在造车路上越挫越勇。在经历与FF分分合合之后,恒大选择了另寻“新欢”。1月15日,恒大健康(00708.HK)公布发表,该公司全资子公司与第三方公司KerrymanHoldingsLimited签署协议,以9.3亿美元的总价收购后者持有的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下称“NEVS”)51%股权,且当天已一并交割完成。KerrymanHoldingsLimited的独一资产是持有NEVS51%股权。

与FF对比,NEVS最明显的优势,并非其于2012年告成收购了有75年历史的瑞典萨博汽车(SAAB)的核心资产及常识产权。恒大健康在其通告中提到,NEVS是目前中国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核准的新能源汽车整车资质十家企业之一。实际上,加上于2017年获得发改委核准并于在本月4日才通过工信部核准的河南速达,已达十一家。这样的“双资质”的牌照,则令尚未拿到牌照的造车新势力垂涎三尺。

天眼查显示, “NEVS”持有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50%的股权,是其第一大股东。而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又100%持有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也即“国能汽车”),由此,恒大通过收购NEVS也就掌控了国能汽车拥有的名贵的新能源车牌照。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釆访时暗示,恒大收购萨博品牌的意义不大,萨博之前主要依靠通用汽车技术,自身技术根本单薄,而萨博后来的新东家NEVS在全球电动车技术上也不处于领先职位地方。恒大收购NEVS,实际是买NEVS手上的牌照和财富技术资源,牌照加中国基地的价值还是有的。

第一财经记者从知情人士独家获悉,恒大在敲定NEVS之前,在国内还找过其他新能源汽车企业,但由于各种原因没达成。

NEVS为何有牌照

作为总部位于瑞典的全球性电动汽车公司,NEVS为何握有中国新能源车出产资质这一稀缺资源?

这从瑞文籍华人蒋大龙说起。《中国汽车报》去年在对蒋大龙的专访中提到,蒋大龙小我私家经历颇为庞大,他曾负担卖力沃尔沃集团高级参谋,并以沃尔沃中国项目副总裁的身份参预沃尔沃与中国重汽的合资;后进入能源行业,创设以秸秆为燃料的生物质发电公司,并在后期与国家电网等企业合资组建国能生物。

2011年,瑞典萨博汽车公司濒临破产让蒋大龙看到新机会。次年,他参预创立的NEVS在激烈的竞标中胜出,收购了萨博核心资产及9-3级凤凰平台的常识产权,并将工程师与大部分员工招致麾下。而在此之前,蒋大龙就已下定决心,若竞购告成,将以萨博技术和人才为根本,打造名为NEVS的全新电动汽车品牌。

2016年度,NEVS收入约9685万港元,2017年度收入约为2996万港元。同期,分袂净吃亏8.68亿港元、8.7亿港元。截止至2017年底,NEVS的净资产值约为11.36亿港元。

目前,NEVS在全球已建成两家具有量产能力的出产基地,分袂位于瑞典特罗尔海坦以及中国天津,别的上海出产基地也在筹建中。

有资料显示,蒋大龙所开办的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国能汽车”),是2015年6月18日于天津滨海高新区注册创立,注书籍钱金24亿元,项目总投资42亿元。项目一期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规划产能22万辆。2015年10月开工扶植,是天津市20大重点项目之一。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到,位于天津滨海高新区滨海科技园日新道188号1号楼1047号的国能汽车,经营范畴包孕新能源汽车开发、制造、发卖及补缀;汽车零部件制造与开发;汽车技术开发、咨询、处事;汽车零部件的进出口业务。该企业类型属于外商投资企业法人独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是JIANG KAI JOHAN。别的,JIANG KAI JOHAN还持有中外合资企业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而有知情人事报告第一财经记者,国能汽车董事长就是蒋大龙。

2017年1月,经发改委审批,国能汽车取得了纯电动汽车出产资质,成为中国第九家获得纯电动汽车出产牌照的企业。2017年12月,国能汽车基于凤凰新能源汽车平台开发的第一辆NEVS 9-3电动车在天津下线。令人车迷记忆犹新的SAAB 9-3经典车型,又以新的姿态从头呈此刻了人们的眼前。

截至目前,获得“双资质”的牌照的企业,除了国能汽车,还有北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江铃新能源、知豆汽车、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合众新能源、奇瑞新能源、金康新能源以及河南速达。

去年年中,由于严查新能源产能等原因,国家发改委暂停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项目的审批。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崛起的新造车企业,在没有出产资质的情况,纷纷选择了代工或收购传统车企借壳的路径。造车新势力中的蔚来和小鹏,分袂是通过江淮和郑州海马来实现量产和交付。而尚未实现量产的拜腾、车和家则分袂是收购天津一汽华利、力帆来获取造车资质。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