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我的位置: 主页 > 红包文章 > 抢红包技巧 > 什么“毒液”,明明是糖浆

什么“毒液”,明明是糖浆

发布人:红包群 发时间:2018-11-13 04:56 热度:
原题目: 什么“毒液”,明明是糖浆 毒液拖了反英雄家族的后腿——截至目前,《毒液:致命守护者》在烂番

原题目: 什么“毒液”,明明是糖浆

毒液拖了反英雄家族的后腿——截至目前,《毒液:致命守护者》在烂番茄的新鲜度为29%;MetaCritic的综合评分为35/100,《毒液》的评分仅略高于《猫女》和《新神奇四侠》。美国主流媒体集体打了低分:

《毒液》觉得像是虚弱的毒药——《洛杉矶时报》

《毒液》没有那么差,也简直不太好。它就是想努力不要表示得承平庸,但功效就是容易忘记。——《娱乐周刊》

还有更不给情面的:

本片是一次彻里彻外的翻车,各类不协调元素的大混搭,古怪的情节胡乱地串在一起,好在有个靠谱的主演。——The Verge

《毒液》在漫画改编影戏中的催眠能力可以说到达教科书级别,即便其视觉效果还算不错。——《综艺》

以暗黑为卖点的《毒液》为什么被说无聊中庸?这一切还要从毒液的诞生说起。

据说,毒液这个形象来自一杯没喝完的牛奶:

一个温暖湿润的夏天,在漫威公司大楼中,一位编纂将本身没喝完的牛奶遗忘在了角落忘记收拾,过了许久之后,这杯牛奶衍生出了些粘稠的黑色物体。等到这杯黑色物体笼罩满了牛奶的全身,发出刺鼻的气味时,这位编纂终于发明了它。望着这滩介于生物和食物之间的对象,他脑海中迸发出了一个想法:不如把它做成一个角色,下注压红包尾数的群,插手到漫画傍边。于是漫威宇宙中最具人气的反派角色之一,毒液因此孕育而生。

这个独特的诞生方法让毒液有了与其他角色不一样的特质:虽然是一种液体,但有思想。它需要与一个宿主(动物和人都可以)结合才华保留,但前提条件是:与宿主在性格及其他方面匹配告成。两者的结合被称作毒液。

毒液的第一次呈现是在1986年9月的《蜘蛛侠之网》(Web of Spider-Man)第18期,它以反派人物形象呈现,主要是任务是跟蜘蛛侠斗智斗勇。

原著中的故事是这么写的:

蜘蛛侠曾被外星共生体入侵,摇身一酿成为强大的黑色蜘蛛侠,内心出现的邪恶欲望让他偏离正轨。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蜘蛛侠毅然决然剥离了共生体,却不测将其传给了Edward Brock(埃迪·布洛克)——一位敌视蜘蛛侠的记者,他刚刚因为报道假新闻被蜘蛛侠揭发而丢失了事情。对此怀恨在心的埃迪在共生体的感化下化身毒液,成为蜘蛛侠的头号强敌,两人的渊源就此结下。

最初的毒液是一个隧道的反派,但是跟着人气的飞腾,毒液逐渐被刻画成了“反英雄”的超级英雄。影戏《毒液》中的男主角Eddie,以及韦德·威尔逊(Wade Wilson,死侍),就是正派宿主的代表。类似的角色还有处罚者、恶灵骑士、金刚狼。

这部影戏《毒液:致命守护者》改编自1993年的漫画《致命守护者》和1995年的《共生体星球》。但它几乎完全脱离了漫画原著。

影戏导演Ruben Fleischer(鲁本·弗雷斯彻)曾透露:“该片的暴力水平前所未有。”


于是,一群影迷在预告中看到了比比皆是的血腥镜头,兴奋不已,然而当影戏摆在面前的时候,却呈现了“卖家秀”和“卖家秀”的严重不符。

一种说法是,为了能够在日后与蜘蛛侠联动,索尼大马金刀把《毒液》从R级“剪”成了PG-13。

主演汤老师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最喜欢的部份没被剪在影戏里,概略有30~40分钟的场景都没被剪进去,此中包孕猖獗木偶的场景、黑色幽默的场景。你知道我的意思吗?他们就是没把这些剪进去。”

索尼把血腥暗中凶残的画面减失,索性让毒液的形象产生了颠覆性的转变:从“能动手绝对不bb”变为“能bb绝对不动手”。这样一来,全片只留下了毒液卖萌和Eddie卖傻,以及二人cp感十足的画面。

但“北戴河桃罐头厂影戏修士会”认为,这些表示现象并不是造成《毒液》薄弱无聊、不够深刻的原因——

从《V字仇杀队》《守望者》到诺兰的《暗中骑士》三部曲,这些讲述暗黑超级英雄的影戏包罗着对社会歧视的嘲讽、政治哲学以及人性的探讨。外貌来看,影戏中的毒液因为自己烦躁又不不变的负面组成被淡化,阴郁感被减少而显得有些薄弱无力......稍深掘一下,那些带有反英雄特质的隐喻也在影戏傍边也被迅速带过,消掉不见了。

说到这,不得不提一嘴漫威和索尼。

分享给朋友: